上海代写皇冠比分平台8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皇冠比分平台8、代写本科皇冠比分平台8服务

相关文章推荐

联系方式
戏剧《小镇》创作中代主义文学手法的运用
发布时间:2019-12-24

  摘    要: 徐新华创作的戏剧《小镇》吸收、借鉴和运用了现代主义文学的创作手法,精心编撰人物内心深处的是非善恶较量并最终战胜“心魔”的传奇故事,着力塑造了神秘而富有传奇式的人物形象。《小镇》中象征、联想、意识流等艺术手法的广泛运用,使作品呈现出鲜明的现代主义艺术特色,给人留下深刻而难忘的印象。

  关键词: 徐新华; 《小镇》; 现代主义; 创作特色;

  Abstract: The play The Town created by Xu Xinhua absorbs, borrows and applies the creative technique of magic realism. It elaborately tells a legendary story of the battle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good and evil in the inner heart of the characters and the final victory of the good part of the characters over the “inner demons”. The play focuses on shaping the mysterious and legendary mages by using symbolism, association,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and other artistic techniques. In doing so the work presents distinctiv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of modernism and leaves a deep impression on the readers.

  Keyword: Xu Xinhua; The Town; modernism; writing features;

  由国家一级编剧、知名剧作家徐新华创作、江苏省淮剧团演出的戏剧《小镇》(导演卢昂,主演陈明矿)曾多次奉调晋京演出,并由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向全国播出,被《人民日报》评为2014年全国5部优秀剧作之一,荣获2017 年全国戏剧最高奖的“文华奖”等多项国家级、省部级大奖,在全国戏剧界曾产生轰动性影响。《小镇》的创作显然受马克·吐温《败坏了赫德莱堡的人》和迪伦马特《老妇还乡》等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影响,剧作家既坚持、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又大胆吸收、借鉴和运用现代主义艺术手法,“将现实主义创作原则与表现主义手法有机结合……彰显了戏曲艺术的审美张力”[1]。《小镇》将现代主义文学手法中国化,丰富了现代戏剧的创作手段和技法,使剧作呈现出一种新颖别致的创作特色和审美品质。

  一、精心编撰人物内心深处的是非善恶较量并战胜“心魔”的传奇故事

  现实主义文学特征之一就是其主观性和内倾性,强调表现人的心理活动。徐新华创作的戏剧《小镇》有一个精心编撰的发自人物内心深处的是非、善恶、真假较量、斗争即如何战胜“心魔”的传奇故事,并由此凸显出人性、人情、人格的美。其实这在作者先前创作的戏剧《真假二十四小时》(简称《真假》)中就已初露端倪:某机关办公室主任章程就因说了真话,居然惹得局长大为光火,当场取消其去党校学习的机会,还使得同事间关系微妙;因对妻子说真话,使得夫妻反目,家庭不得安宁;尤其是聋哑老人赵大伯也竟然鬼使神差地开口说话,让其吸取教训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让人目瞪口呆,惊讶不已。这个故事极具传奇色彩,既是一出虚构的寓言剧、荒诞剧,更是一出难得的写实剧[2],发人深省。
 

戏剧《小镇》创作中代主义文学手法的运用
 

  这一现代主义的艺术手法在《小镇》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运用和发展。原本乐善好施、讲究诚信的道德小镇,发生了曾于30多年前在小镇受人救助现如今已成富商之人来悬赏五百万巨款寻找当年救命恩人的事情。朱文轩这位助人为乐、德高望重的老教师,一直是小镇人的道德楷模,也是整个小镇人的骄傲,大家都认为当年的救助善举非其莫属。此时的朱文轩家中正遭逢天降灾祸,儿子小轩因替人向银行担保贷款、事主生意失败潜逃而面临五百万的巨额赔款,在儿子绝望轻生威胁下,其犹疑再三,终未能守住道德操守的底线,向朱老爹发出了自己就是当年救助者的假消息。其内心从此则难得安宁,既为自己经受不住诱惑而痛心懊悔,又担心自己公开冒领巨奖隐私败露而遭人指责,经过一番心灵、情感的熬煎,最终还是决定向大众公开承认错误,表现了作为小镇道德代表坚持道德操守、勇于责任担当的心灵自我叩问、反省和救赎,因此获得了镇民的宽容谅解,进而完成了小镇两代人之间道德传统的传承,更维护了小镇的道德传统、尊严和形象,真善美最终战胜了假丑恶,小镇人也由此经历了一场精神与灵魂的洗礼。五百万巨奖的天降“馅饼”和飞来横祸的巨债“陷阱”的艺术安排,让观众有一种如同魔幻般的极度巧合之感,故有人将此看作或理解为“寓言”[2],实质上这正是现代主义魔幻手法的艺术反映和表现。《小镇》精心编造了一个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善美与假丑恶较量、斗争并最终战胜“心魔”的传奇故事,虽没有往常戏剧重大事件的尖锐矛盾冲突与斗争,但反映了人们心灵深处的跌宕起伏、波澜曲折的思想与情感的激烈交锋和斗争,作家转向描写和表现人性,着意去写人的内心,写人的心灵纠结、扭曲和忏悔,以及反省、拷问自己的灵魂,完成了社会道德的重构和再造。作者举重若轻,以现代主义的艺术手法,轻松地驾驭“真”与“假”这个极其沉重而又复杂的现实社会题材,并且适应现代人的生活节奏与审美需求,具有极强的艺术穿透力和审美张力。

  二、着力塑造带有神秘色彩的传奇人物形象

  现代主义文学常以虚幻、神秘的艺术手法来构建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艺术世界。《小镇》故事情节的设置与人物的安排,虽显得有点巧合与传奇,但由此反映出现实生活的真实状况,也能引起观众的瞩目和重视。对于小镇道德模范朱文轩来说,富商寻找当年救命恩人悬赏的五百万巨奖,以及后来儿子因担保而欠下的五百万巨债,不能不说是个天然巧合,就像是老天故意以此来考验其是否能经受得住诱惑的严峻考验似的。从对其心理活动的描写及其表现来看,富商为感恩用五百万元悬赏寻人,给小镇人以强烈的心灵震撼,令多少人为之心惊、心动;近乎众口一词的“救助善举非朱文轩莫属”的赞许和颂扬,使得他也难免心疑、心悸;在突遭横祸、儿子哭求并以死相逼的万般无奈之下,他最终失去了对道德底线的坚守,向朱老爹发出了自己是当年救助者的假信息,他心迷了,也心魔了;由此,他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惶恐不安与自我挣扎的心魔中,显得心慌、心急,是坦承错误还是掩盖、撒谎,其犹疑、彷徨,进退两难,为此心伤、心痛;直到最后向大众公开坦陈错误,他才如释重负,感到心静、心安。朱文轩的心理活动不断变化,层层推进,既切合其作为德高望重的老教师的特殊身份,也符合当下道德滑坡、世风日下的社会现实中道德重建的艰难。朱文轩看到众人对冒领巨奖的不齿行为的义愤时,为自己的荒唐行为而感到羞愧难当,更为一旦真相揭开将招来千夫所指、众人唾骂而身败名裂的难堪下场而惶恐不安,由此出现的种种虚境、幻象,显然是其心绪不宁、惊恐万状的幻想、联想所致,是意识流手法的成功运用[3]。朱文轩和小镇人一样,最终经受住诱惑的考验、经历了心灵的洗礼,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一样走向明天,这正是作者理想世界的图景。虚幻与真实相济、虚拟与现实并存,这正是现代主义文学的重要标志。

  朱老爹是个带有神秘色彩的“谜”一样的人。在朱老爹身上显然有着《真假》中聋哑老人赵大伯的影子,作者让聋哑老人开口说话,可谓是神来之笔,更是作者的构思巧妙与匠心独运。无独有偶,《小镇》开场伊始,就经“快嘴王”之口,介绍了当年朱老爹敲钟警示、告诫后人济困助人、讲究诚信的故事;当富商悬赏寻找当年救助之人时,又由他来当见证人和仲裁人,这都显示出其在小镇人心目中崇高的地位和身份,仿佛是神一般的存在。这个人还未出场就有一种强大的气场,可却千呼万唤不出来,引起人们的某种期待。当朱文轩为自己冒领巨款而心中懊悔、内疚、痛苦而欲向社会公布真相时,他悄然出现在朱文轩身旁,他一方面为朱文轩当年曾把自己口中省下的粮票送来让自己还给那个落魄的外乡人而解了自己燃眉之急的恩情,另一方面是为了维护小镇的道德形象,故在公布名单时才有意隐瞒了其冒领巨奖之事,还亲口坦陈自己多年来隐瞒丑事、埋名为善的往事。最后是通过朱文轩之口,才向社会揭开了当年真正的救助者、如今巨奖的当然获得者都是朱老爹的历史真相,谜底才由此解开。这个“神”一般、“谜”一般存在的朱老爹,凭借当年不惜倾家荡产一心救助患难者的义举以及几十年来一心为善、救助乡邻的善行,使得他由此成为小镇道德的权威、代表与象征,然而真实情况却是当年其曾因家贫母危,捡到粮票未能及时归还,等良心发现时为时已晚,遂将此事真相与怨悔之情埋藏心底,隐名为善,以求得灵魂的自赎。这就使得原本“神”一样的人物从高高神坛上跌落下来,重新回到普通、平凡之人的行列中来。诚如导演卢昂所说:“我认为《小镇》最重要的修正就是要还原当下现实生活的本真,深刻地揭示道德失衡与复归的挣扎过程。”[4]虽然有点残酷,但这却是真实的人生,表现了人的良心、人情和人性。朱文轩、朱老爹这两个不同时代的小镇道德的代表与象征,经过历史的考验与心灵的洗礼,完成了小镇道德传统的传承,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了小镇道德的尊严与形象。他们由“神”转“凡”,才更接地气,更有生活气息,更真实可信。《小镇》中这种“寓言”般的艺术呈现,神魔一样人物的设置与安排,可谓颇得现代主义文学中魔幻、象征、意识流艺术手法的神髓、精义与神韵、风采。现代主义文学常借助这种构建神奇、虚幻的神话艺术世界,使文学对生活的反映由现象趋向本质,从现实走向超现实,形成一种文学表现的深度模式。正是在朱文轩、朱老爹身上,存在着这样一种神秘的传奇色彩,才使得其形象神采毕现、栩栩如生而跃然纸(舞台)上,熠熠生辉。

  三、现代主义艺术手法的广泛运用

  《小镇》在创作上深受现代主义文学的影响,其对诸如象征主义、超现实主义、意识流手法的积极采纳、兼收并蓄,反映出一种“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批判继承、发展改造的积极态度。如小镇中那口高悬的古老大钟,就极具“警钟长鸣”的象征意义,既表现出小镇悠久、古远、辉煌的人文传统历史与精神,又由敲钟反映出由朱老爹昔日小镇道德精神的圣人向朱文轩这位新时代文明精神代表的道德精神的自然传承,还象征着道德传统精神的历史必然和艰难跨越。另外,贯穿全剧始终的孩童们“人之初、性本善”的朗朗诵读声,具有一种强烈的现代主义或超现实主义的艺术效果,既表现出小镇重视道德规范的传统伦理教育,也反映了小镇人利用传统文化教育进行当代精神文明的建设,以及“从小孩子抓起”的创举,更洋溢着民风淳朴的特有意境。再如,意识流的手法在剧中也屡屡出现,如朱文轩在朱老爹公布当年救助者的时候,发现除了自己外,竟然一下子就出现了四个人之多,不免有点懵了、慌了,感到如雷轰顶,仿佛感受到了众人的愤怒指责与抨击,使其如坐针毡,惶恐至极。这正是意识流表现手法的巧妙运用,效果极佳。

  剧作者对于现代主义文学艺术手法,采而改之、用而化之,进行了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改造,显示出作者对现代主义文学技巧的纯熟运用、轻松驾驭的杰出才能与深厚的艺术功底。现代主义创作原则的核心是“真实”二字,这是现代主义作家创作赖以生存的契入点、出发点与落脚点,而《真假》剧的“魔幻”“神奇”与《小镇》剧的幻想、象征等手法只是一种艺术途径、技术和手段,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反映和表现当前的社会现实。小镇民风淳朴,既拾金不昧、乐于助人,又讲究公德、以诚待人,这成了小镇人多年沿袭、自觉遵守的镇风民俗,小镇人不仅为此感到自豪与骄傲,而且身体力行,自觉维护小镇人的这份自豪与荣耀。“小镇和小镇的人、小镇的生活……它不是真实存在,但也并非莫须有,它是生活和艺术想象的嫁接和融合,是当代社会现象和精神世界的浓缩,它追求的是生活本质的真实,它更多地带有寓言和象征意味。”[4]显然,这种带有“世外桃源”“乌托邦”式的小镇,才是剧作者心目中企盼的理想小镇图景,也是其大胆幻想、精心虚构出来的艺术世界。作为新时代现代戏创作具有里程碑式和标杆意义的精品佳作,《小镇》在艺术创作上对现代主义文学艺术的探索与实践无疑是成功的。

  参考文献

  [1] 武丹丹.一场拷问树风骨[N].人民日报,2015-01-30(24).
  [2] 李玉昆.曾经的好家园如今的乌托邦——淮剧《小镇》的现实主义创作思考[J].剧影新作,2018(3):128-133.
  [3] 薛若琳.两代人的钟声——谈淮剧《小镇》[J].戏友,2017(8):54-56.
  [4] 徐新华.我的《小镇》[N].光明日报,2017-04-07(12).

对应分类: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上海皇冠比分平台8网专业权威的皇冠比分平台8代写、皇冠比分平台8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皇冠比分平台8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